13806671409 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医疗纠纷
律师文集
律师文集

“换子”庭辩,几多辛酸

添加时间:2018年6月19日   来源: 宁波医疗纠纷律师  
  ■《换子》后续
  “换子”庭辩,几多辛酸
  孩子父亲哭诉换子有心理落差
  医院辩护律师多次强调38万赔偿“太高”
  □通讯员 高欢
  驻温州记者 解亮
  换回孩子烦恼不少
  昨天上午9点,温州鹿城法院第9审判庭,那起离奇的“换子”事件,开始第一次庭审。
  老白和老黄的儿子,同年同月出生在温州友好医院,又几乎在同一时间,被护士抱去洗澡。一次疏忽,两个孩子竟阴错阳差被护士抱错。(详见今年1月11日a8版报道)
  5年后,真相大白,两家换回了孩子,心头的伤却换不回了。
  他们各自向法院起诉了温州友好医院。老白家的案子昨天先开庭了。
  老黄全家也从瑞安赶过来旁听。两个孩子,都没在法庭上出现。
  一个多月前,老白和老黄约定,孩子换过来之后,两家人都要重新开始生活。
  但昨天这场庭审却让他们勾起了太多回忆,以及曾想过千万次的未来。
  法官让原告方说说,经历这件事后,具体受到哪些伤害。
  老白看了一眼代理律师,得到点头默许后,清了清嗓子:“这件事,对一个家庭的伤害,是持久的,而且会长期存在。”
  “孩子真正换回来之后,我们才知道,烦恼比以前更多,心理落差很大。”
  老白说的“落差”,包含两层意思,一是换回来的亲生儿子,各方面习惯已养成,相处起来多少有些不适应;二是换过去的“养子”,他们会时常思念,“与养子的分离是对两家人最大的伤害,而且这种痛苦才刚刚开始”。
  “那天我对孩子说,爸爸妈妈要出差了,过几天再来看你。然后我抱了一下他,那一下抱了好久好久……与养子分开之后,才知道失去的痛苦,5年的养育之情、生活之路,不是说忘记就忘记的,不可能忘记,也不想忘记!”老白的声音开始高了起来。
  法官提醒老白,控制情绪。
  老白用手捂住额头,开始抽泣。身旁的妻子赶紧递过一张纸巾,拍了拍丈夫的肩膀……(这时,老黄夫妻俩也有些想哭了。现场很多人包括书记员都在偷偷抹着眼角。)
  “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常常想起养子,醒来后枕头都湿了。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,加上不能随便去看望……”老白哭出声来,他说,自己活了近40岁,很少像现在这样哭。
  “这种痛苦和煎熬,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。”老白最后说(老黄听完,咬着嘴唇,不停点头。)
  院方辩称主要错在双方父母
  温州友好医院请来的代理律师,一直在重复一个观点:在这次“换子”事件中,老白和老黄两家,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。
  他们列出的理由是,两个母亲和新生儿相处3天后,应该对儿子的体貌、头形、鼻梁高低等“了如指掌”。在孩子被抱回后,早就该认出抱错了。这就是过错。
  老白和老黄家人,当时既然怀疑孩子抱错了,却没有“刨根问底”。只找了护士长反映,而没有找医生、行政人员甚至院长,最后也抱着孩子回家了,这也是过错。
  所以,在孩子抱错这个问题上,如果说医院的过错是“无心之失”,那两个孩子父母的错,是“侥幸”心理造成的,应负主要责任。
  律师表示,两个孩子拖了四五年才换回,老白有责任。
  因为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,老白曾抱着孩子去对脚印,在没核对出来的情况下,就“中途放弃”了,没有去做亲子鉴定。这算“错上加错”,否则孩子早就换回来了。
  听完这些,旁听席一名男子说,代理律师的话,怎么听都像“倒打一耙”。
  索赔38万不接受调解
  老白解释,光凭外貌判断孩子是否亲生,在医学上没根据;当时怀疑过,也找过护士长,但得到的是“肯定不会抱错”这样的回答;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,他跟院长反映情况,当时得到的回复,依旧是“不可能换错”。“医院总是比较权威的,我们是相信医院,才接受他们的服务的”。
  老白说,他索赔38万,当中包括精神损失费、寻子费、鉴定费等,“在这方面,中国没有惩罚性的规定,不然这5年亲子分离造成的损失,根本不止这个数字,已经很低了。”
  医院的代理律师,好几次用重音提及赔偿款“太高”。
  医院方面表示“同情和遗憾”,愿意给予一定的物质赔偿,“但对于赔偿金额,双方差距太大,医院无法接受”。
  中午12点左右,在经历3个小时庭辩后,审判长宣布,鉴于原告不同意调解,当天不再进行调解,庭审到此结束。经合议庭讨论后,会依法作出判决。
  老白的代理律师说,不同意调解,是因为感觉对方辩解“荒谬”,而且态度极不诚恳,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  另外,老黄家起诉温州友好医院的案子,可能在4月中下旬开庭。